• 第十一章"第十一章(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么说你见过我大姐了”童心忆起大姐之前讲电话时古怪的语气。

          “嗯。”

          “她她没让你难堪吧”童心问,仔细搜寻他脸上可以解读的蛛丝马迹,却无所获。

          劭夫回想起他刚出现在童言面前时,她那惊骇的表情,不禁微笑起来。

          于是把那天的情形说给童心听

          他两天前到台湾,一下飞机马上赶往台中。

          与童心见面之前,他决定先去拜访童言,好断了她处心积虑以找农场管理员为名,行将童心出嫁之实的计划。

          当他到段煜山中的别墅,坐在客厅喝段煜亲手为他泡的茶,两人聊着命理的局限时,童言刚上完法律课程,匆匆赶了回来。

          一进门,她并没有注意到有客人,先是对着俊美的老公抱怨。

          “我们教授真是太扯了,一堂五十分钟的课,废话就讲了三十分钟,也不想想学分费那么贵”讲得正兴起,偏偏要死不死地刚好撇过头去,惊骇的见到一个“死人”坐在椅子上。

          她吓得脸色刷白,瞪着龙劭夫,久久说不出半句话来。

          心中不停的sos:

          冤有头债有主的,你来找我会不会太夸张你该不会该不会是死不瞑目吧快别这样吧,我以前赶你,也是逼不得已,你就别跟我计较了。

          她一路往后退,最后跌坐到老公段煜身上。

          她闭起眼睛,转过头用力抱着段煜的颈子,低语着:“快想想办法,你对面椅子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段煜搂着她的细腰,将她往后推,好看清楚她的表情;当他确定她真的受到惊吓,不禁咬紧牙,就怕自己不小心会笑出声来。

          难怪她会怕成这样。刚听到龙劭夫的死讯,他还托二哥打听过,都说龙劭夫确实已经死了。

          她一向胆大过人,没想到竟然也会怕鬼。哦,这个发现实在太有趣,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

          在这时候发笑,段煜莫非是中了邪

          童言谨慎地看着老公的脸。

          段煜对她扮了一个鬼脸。

          “你没事吧”她有点不太确定地问,顺便摸摸他的额头,没冒冷汗啊。

          段煜将她塞到一旁的椅子坐下,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别再发癫了,龙劭夫没死。”

          “什么”她很快地往龙劭夫的方向看去,见他正面无表情地对她颔首致意。

          “可是怎么会”脑筋还是转不过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