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47(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玄弋身子一僵,被雨水浸泡了一夜的俊脸,愈发惨白。

          潇潇还要继续往他心口上插刀,她撇撇嘴,轻蔑的道:“不过,一代高僧的滋味也不过尔尔罢了,技巧笨拙,远不如慧宁法师这般天异禀赋,深得人心。”

          “噗……”玄弋心口剧痛,他微躬着背脊,又喷出一口鲜血。

          他颤抖的,蠕动染了血的薄唇,小心翼翼的问道:“施主,当真是从未喜欢过我一分吗?”

          “没有,半分都没有。”潇潇无情的道。

          玄弋心如死灰,眼眸里最后一丝希冀的光芒也暗了下去。

          他用手背擦了擦唇角的血迹,面无表情的,用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道:“是贫僧叨扰施主了,贫僧这就走。”

          玄弋转身,拖着沉重的身躯,冒着大雨,步履艰难的离开,鞋子踩在凹凸不平的水洼里,溅起一摊泥浆,染上他白色的僧袍下摆。

          他全然不顾,就这么一步步走了回去。

          潇潇透过窗户的缝隙,看到他颀长消瘦,又落寞的背影,心里有些闷闷的。

          希望这个和尚能忘记她带给他的折磨,看破红尘,忘却情仇,顿悟佛道,继续做那个清风霁月,高不可攀的圣僧。

          52、做的逼真些

          自昨夜潇潇对玄弋说了那番话后,两人的关系开始僵化,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玄弋没有再来找过潇潇,他似乎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清冷的高僧,每天忙着打理寺中大小事物,给师弟们上课讲佛经。

          有好几次,潇潇在路上偶遇玄弋,他也不同她打招呼,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目不斜视的从她面前走过。

          面对如此冷漠的玄弋,潇潇心里一时有些难以适应,毕竟前两天,这个和尚还温柔体贴的喂她喝粥呢。

          不过,她心里又庆幸,他这么冷漠也好,应当是真的被她伤了心,所以才不想理她的。

          这样的话,他很快便会忘记那段阴差阳错的孽缘,回归正道,潜心修炼,早日得道成仙。

          慧宁晚间依旧把潇潇叫去他屋里,让她娇媚的“叫床”。

          潇潇没有在慧宁的门前见过玄弋的身影,她觉得玄弋应当被她那番话伤透心了,所以不会再跟过来了,也不会再管她是否与别的男人有牵扯。

          连续“叫”了三天,潇潇觉得不必再过来了。

          她看着倚靠在床架上,姿势慵懒,闭眼假寐的慧宁,小声问道:“慧宁法师,近日圣僧对我的态度很是冷漠,我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