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婚的淫妇(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小沫平日是不坐公交的,她很不喜欢公交车里那种嘈杂的声音和浑浊的气味,但她出门后就没有打的的心思。?离婚三个月了,每日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只觉得家里没有一点生气,空调车开来的时候,便想也没想就跨了上去。九月的南京还是很热,又是周末的下午,车里人很多,一个座位也没有,但小沫一点也不在意,她只想在人群中感觉自己的存在——并且多得到一点欣赏的目光。出门时她化了点淡妆,看着穿衣镜中的自己,觉得很满意,但又在心中叹了口气。可是当想象中目光变成一具紧贴在身后的身体和悄悄地压在了她股上的手掌时,慌乱和不安和莫名的兴奋象一种混合后的爆炸物“轰”地一声在她胸腔爆炸开来,她一时有些失神,乳头却如受电击般悚然惊立。小沫是去公司加班的,财务部最近的工作特别多,但小刘和小王国庆都要结婚,而张大姐年底就要退休了,吴主任周五下午和小沫说请她加班的时候,一脸的歉意,毕竟小沫已经连续三个星期都在加班了。但小沫什么也没有说就答应了下来,一来她不想在空荡荡的家中自怜自艾,二来吴主任确实比较为难,人手实在太紧了。而且这半年来,吴主任对自己帮助很多,照顾有加,在自己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吴主任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其实女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未必需要一个好军师,只要一个好听众就够了,而吴主任不但是一个好听众,还给小沫做出了很多的好建议。就冲这一点,小沫也要还吴主任一个人情。何况和吴主任在一起是绝不沉闷的,除了自己最低沉的那几天,吴主任嘴里一直是彩色笑话不断,花样翻新而绝不重复,但又绝不对女同事施以咸猪手,是典型的“动口不动手”的中年君子。倒是小刘和小王经常听他的笑话后又羞又恼又笑岔了气,扑到他身上扯嘴撕耳朵,吴主任也不逃不避,只是努起嘴来在伸来的小手上亲一下,道一声“好香”,就把小刘和小王给打发了。小沫听了吴主任的笑话只是笑,不去扯他,所以吴主任有时也在扑上来时叹一声道:“小沫你也来嘛,让我啵一个”,但小沫不上这个当,他也始终没有机会来个亲密的接触。只除了一次,签离婚协议的那天,吴主任知道后把小沫一直送到家,在电梯里他轻轻拥了拥小沫,拍着她的肩膀抚慰她,对她说:“和你离婚绝对是他的损失”,接触够亲密,却很自然,没有一点猗念。这也是三个月来小沫和男人最近的一次接触,而现在就在身后,一个男人的身体正以最亲密的姿势放肆地贴了上来。车子经过了几所高校区,上来不少学生,车里人更满了,小沫感到身后的身体又贴紧了些。她今

          ↑返回顶部↑

          目录